blababababa that's me

【盾冬】A Piece Of Me 01

bruce观察着伦琴教授的照相底片,作为X射线的发现者,他当年用来呈现其夫人手骨像的底片被赋予了其它一些显影能力,经过tony的改造正式升级为非人类物种CT。
“这有些不同寻常,通常幽灵的残缺不全是由于生前残害无辜者或者相反,但是barns现在的状态甚至不能称之为幽灵,这不是残缺的问题,”bruce把底片递给steve,上面是一团模糊的白雾,他皱眉形成的两道沟准能夹死点什么,“检测不到灵魂。”
“我们是不是应该再试一次?”
steve回头指着bucky,他正在大厦外侧和四年间新加入的sam比拼俯冲速度,转过头来的时候两张一模一样结果的电子底片档案弹出框悬在他手边。
“……我有预感这不是最糟的。”
steve深深叹出一口气,bucky对sam比出一个挑衅的手势后冲上空气更稀薄的高度,看来他们已经混熟了。
“我会去纸质档案区找一找,总有Jarvis不知道的事,也总有和bucky相似的案例,不过现在,为什么不带他出去走走。”Bruce把一个弹出框抛到steve那边,“这个正适合你。”
方法一定会找到,这意味着重逢并不是无限的。
“哈林区*的说唱少年梦到了一系列凶杀案,并且他们它们真实发生了,只有凶杀案,NYPD会喜欢他们的,我们一起看的那部电影*叫什么来着,”bucky半抿着嘴挑着眉点点头,“这可真有代表性,你认为呢,言灵还是预视,或者有妄想症的连环凶杀者。”
既然移交到他们手上,最后一种的可能性就低到接近不存在,神盾局还从没出现过这种乌龙。
“对他来说可能没什么不同。”steve敲响了地址上的房门。
开门的是他母亲,在看过证件之后拢了拢自己蓬松的卷发把steve带进那个男孩儿的卧室。作为一个青少年,他的房间很整洁但也很单调。
“Darcy,有客人。”
Darcy把耳机摘下来,和steve一起看着他妈妈关上卧室门,互相交换姓名和身份,除了darcy糟糕的黑眼圈和有些萎靡的精神状态,气氛轻松的不像在处理超自然事件。
“Darcy,你能看到他么。”
Bucky坐在steve和darcy中间,正好挡住了两人的对视,他友善的挥挥手,然后侧过身让steve能看到darcy疑惑的视线。
“连我都看不见,出人意料。”
“伙计,你刚进来我就想告诉你了,我知道我是怎么回事,”darcy把项链坠从套头衫的领口拎出来,急切的拽断了链子抛给steve,那东西从bucky身体穿过时让他涌起一阵恶心,“我就是想把这个交给可靠的人,快把它拿走。”
“所以他用两分钟确定你很可靠,你有一张正直的脸,steve,”bucky揽着他的脖子,darcy眼里他现在的姿势一定很奇怪,“还有正直的胸肌。”
项链坠很精致,这也让它看起来有些女气,孔雀尾羽组成的里包裹着罂粟花,很像是clint从巴黎带回来的纪念品,不过也可以看做富含宗教意味的藏具。
“Hypnos*和Argus Panoptes*,你说呢?这东西不正常的让我想吐。”
我说我没听懂。
这个案子和steve预想的有些差别。接触超自然案件很显然没法期待什么意料之中的展开,但这一件让steve有很糟糕的感觉,身为一个言灵者,steve的感觉能说明很多问题。
“它看起来确实很有问题,能详细说说么?”
Steve和darcy聊了接近三小时,在回分部的路上遭遇大堵车,地铁对于言灵者来说有点喧嚣,对于幽灵来说有点拥挤。steve对于一个哈林区的青少年来说应该不是很酷的存在,他们只有前30分钟在谈论正经事,bucky知道,他见过无数次,这是steve对受害人——他还在的时候小组里的特工们这样称呼卷入超自然事件的普通人,现在大概也没有变化——的安慰方式。
并且他们还在回分部前验证了steve的坏预感。
“captain,停下!”十几把特斯拉改装枪*对准了他,coulson在人墙中心向他喊话,“你有没有带回任何任务物品。”
通常steve在任务后会直接回大厦,把报告通过Jarvis发给总部,除非有任务物品会要交给总分鉴定然后再统一封存,coulson在两边都分布了人手。
Steve把暂存项链坠的袋子拿出来,慢慢走向前放到coulson手中的盒子里。
“出了什么事,coulson?”
“秘钥,cap。”
“Manhattan232707835。”
“以防万一,还是去实验室检查一下吧,cap,”不过coulson看起来松了口气,“今天下午你们接到的案子根本就不存在,凶杀案真实存在,但案子本身并不是由我们传送给Jarvis,而是未知第三方,sky*正在追查,虚假档案被自动删除的很彻底,你的手机和通讯器都不通。”
“听起来很糟糕,但那个孩子和他的母亲都是没有能力的人,我能感觉到。”bucky托着腮,他和steve在一起,最完美的组合在一起竟然什么都没察觉,这让他很不满,对自己。
就在踏进总部大门的时候,steve感觉到了夹克口袋的震动,掏出手机不意外的看到一堆未接来电。
等等。
“coulson,别把箱子拿进来!”
拿着箱子的特工抬起头,他迅速反应改为用手臂夹住箱子迅速向大门奔跑,但毫无疑问已经踏进了分部的范围。
箱子被用力掷出大门,所有人都迅速蹲下或找到掩体,视线随着箱子产生的抛物线移动,只有那6度视角*。
什么都没发生。
TBC
在这一章里看到的任何疑似flag的东西都是错觉,举双手保证ouo
我真喜欢它的新名字,《一片我》,注意儿化音(滚
*纽约市的黑人区,街头文化很出名,犯罪率也很出名
*指《少数派报告》,电影里有三个能预见犯罪的先知
*修普诺斯,睡神,能让宙斯也呼呼呼的第三代神,因为帮助赫拉帮助希腊人被宙斯从天上打入地府,和thor他们不是一个神话系统
*百眼巨人,几时睡着的时候也有两只眼睁着,同属希腊神话系统,死后眼睛被赫拉安在孔雀的尾巴毛上,感觉没法直视孔雀了
*源自《十三号仓库》,不用充电的电击枪
*神盾局特工中的人物,原作为有惊世骇俗的秘密身份的天才黑客
*据说人眼在完全集中注意力的情况下视线范围只有六度

评论(2)

热度(10)